外来物种入侵 泸州上演人螺大战

  成都商报讯 (实习记者 张柄尧 摄影报道)昨日上午,泸州龙马潭区胡市镇黄桷村农民李宏站在自家再生稻田坎边,忧心忡忡。他的再生稻稻秆上,随处可见一串串粉红色、状如葡萄的福寿螺卵花。“每串卵花孵化后,就是成百上千的小螺!它们能在一夜之间,将秧苗吞噬精光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让李宏为之色变的福寿螺是一种外来物种。近年来,包括小龙虾、牛蛙等外来生物,正改变着乡村的生态。

  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赶赴龙马潭区胡市镇敦和、黄桷等村子。凡是有水的稻田里,成都商报记者都能发现福寿螺卵花。这种粉红色、状如葡萄的卵花,依附在再生稻稻秆上。黄桷村三社农民魏才武随手摘下一朵卵花,往手掌中一搓,卵花呈颗粒状分散开来,“我曾经仔细数过,绝大多数卵花的颗粒都在500粒以上,部分超过千粒,这就意味着,一朵卵花孵化后有数百上千只小螺。”

  稻田中的秧苗是福寿螺最喜爱的食物。“今年春天,刚插上秧苗。第二天早上一看,秧苗几乎被吃个精光。我只得重新购买秧苗,这才勉强上了种。”黄桷村村民李宏说。

  敦和村稻农刘汉珍说,因为福寿螺猖獗,市面上出现了灭螺农药,“这种农药喷洒后,效果很明显。稻田中浮满死螺。在一块不到一亩的水稻田中,我就捡出了四大挑死螺。”可让稻农们无奈的是,即便喷洒灭螺农药,福寿螺还是清除不净。胡市镇农技站站长李荣友表示,福寿螺能够通过水流传播,“即使一个片区的福寿螺控制住了,但只要这个区域内还有少量的福寿螺存在,流水作用之下,很快就会泛滥开来。”

  除了喷洒农药外,当地政府还尝试通过养殖鸭子,用生物方式防控福寿螺,政府出资购买鸭苗,无偿提供给稻农饲养。

  李荣友说,福寿螺的老家在南美洲的亚马逊河流域,“1988年,泸州出现福寿螺,由一家农研所作为食用螺引进,很受市民喜爱。此后,福寿螺被广泛养殖,最终泛滥开来。”

  外来物种入侵乡村,并不仅仅局限福寿螺。四川省农科院水稻高粱研究所所长郑家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目前泸州地区稻农们头疼的外来物种,还有市民喜欢吃的小龙虾,小龙虾的原产地也远在美国。

  郑家奎的说法,得到当地村民的证实。黄桷村村民魏才武说:“几乎每根田坎中,都有小龙虾活动的踪迹。小龙虾喜欢在田坎上打洞,使得稻田蓄水困难。”

  类似的情况还有牛蛙。当地村民说,随着牛蛙增多,本地青蛙渐渐少了。对此,江阳区水务局水产站副站长谯海解释说,作为外来物种,牛蛙成蛙会捕食其它蛙类,牛蛙蝌蚪也会捕食其它原生蛙类的蝌蚪,“如果外来物种种群达到一定数量,肯定会改变一定区域内的生态平衡。”

  “福寿螺、小龙虾、牛蛙的泛滥和市民的口腹之欲有关。大众美食催生无序养殖,最终让农民买单。”李荣友说。而在谯海看来,不管福寿螺、小龙虾还是牛蛙,都只是外来生物入侵的个案,“类似情况,现实当中还有许多许多。必须引起高度重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