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迪康将迪康集团告上法庭

  (600466)已然成为股改困难户。在2005年亏损7528万元后,2006年上半年,S迪康再亏1409万。9月中旬的最新公告显示,迪康集团及其附属企业对公司负有包括非经营性占用资金7334.6万元在内的债务。上证所网站也显示,迪康集团仍对S迪康占款6852.54万元,在上证所发布的沪市上市公司资金占用前50名中排名第37位。目前,该公司清欠计划正在进行,但是显然没有达到半年报中期望的速度。

  在清欠问题上,S迪康和迪康集团之间已经纠缠多时。今年9月底完成清欠的计划成空,双方落得兵戎相见,为了追讨欠款,S迪康一举将迪康集团告上法庭。S迪康方面宣称,该公司已根据与迪康集团签署并经公证的《财产抵偿协议》,以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为据,向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的申请。2006年9月11日,内江中院做出有关《民事裁定书》,裁定将迪康集团的部分土地资产抵偿给公司。上述土地资产即将进行拍卖,拍卖所得用于清偿迪康集团对公司的资金占用。

  目前,作为债务方的S迪康大股东迪康集团的偿债能力情况并不乐观,因为迪康集团与成都市商业银行营业部借款合同纠纷一案,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了迪康集团持有的S迪康7489.7万股发起人法人股(占股份总数的58.79%),冻结期限自2006年10月18日至2007年10月17日。

  分析人士认为,从近年情况来看,迪康集团的巨额占款是否能够顺利清偿存在不确定性,土地抵偿部分,取决于法院的尽快判决以及最终拍卖的情况。而本报记者为了解清欠及诉讼进展情况,多次电话联系S迪康,但是该公司公布的董秘及证券事务代表的电话每次都转到传真状态,公司董秘蒋黎手机号码也无法接通。甚至本报记者从当地114查询到的公司电话也无人接听。

  事实上,迪康集团发生占用上市公司的情况由来已久,早在2003年及2004年的年报中就有资金占用事项存在。不过在2003年中,迪康集团等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还是2345.3万元,到了2005年8月,迪康集团及其关联方就部分债权债务进行了清理,迪康集团对所欠S迪康债务予以确认和承担,该部分金额达到了惊人的9057.88万元。

  据了解,这部分债务主要由3个部分组成。包括,原应由干细胞中心退还S迪康的5800万元技术转让款,此后该笔款项由迪康集团承担。另外,迪康集团承诺承担的投入和卖给S迪康设备因三峡工程搬迁而造成的搬迁损失、费用及房租欠款1066.13万元;迪康集团及其关联方应付S迪康的研究费用及货款2191.75万元。当时,由于深圳市矢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尚欠迪康集团9000万元借款未归还,因此S迪康请求四川高院对矢量公司9000万元之内的财产进行财产保全措施,2005年8月2日,法院执行了财产保全措施。

  随后,矢量公司向迪康集团归还了欠款9000万元,并于还款当日被光大银行成都分行扣划,用以偿还迪康集团在该行的逾期贷款,S迪康已就该笔款项多次提出异议,但该还款事实最终获得深圳中院认可。鉴于S迪康起诉矢量公司的基础已经失去,S迪康于2005年12月31日无奈地向深圳中院申请撤诉。2006年1月10日,法院准予迪康药业撤回起诉。S迪康直接从矢量公司取回集团占款的计划成空。

  2005年,监管层全面打响了清欠的战役。这种环境下,在争夺矢量公司9000万款项落空后,S迪康与迪康集团就清欠问题进行了磋商,并于2005年12月28日达成了共识。迪康集团承诺将分阶段清偿所欠上市公司款项:2005年12月31日前归还130万元,2006年1月15日前归还500万元,2006年5月31日前归还1385.87万元。截至2006年7月14日,上市公司已收到迪康集团归还的欠款2033.60万元。

  迪康集团还向S迪康承诺,将于2006年12月底前还清所有欠款,如届时未能全额清偿,S迪康将在2006年12月召开董事会审议“以股抵债”、“以资抵债”方案,以清偿剩余欠款。为了确保上述清欠方案得以有效实施,上市公司与迪康集团签订了《财产抵押合同》、《财产抵偿协议》,将其车辆等部分固定资产和在研新药技术等无形资产抵押、抵偿给S迪康。今年半年报中,S迪康称,将督促其将上述资产尽快变现,必要时采取司法强制途径,力争在9月30日前解决全部资金占用。目前,9月已经过去,仍然有7000多万欠款存在,S迪康完成清欠有待更强硬的措施出台。

  [发起辩论] [发表评论] [复制链接] [收藏此文] [我要提问] [打印]